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资讯

成也AI,败也AI!媒体应这样解读科大讯飞们的AI罗生门

2018-10-19 13:30:02 来源: 原创 蓝鲸TMT 启盈门 作者:
摘要: A股上市公司教育+AI第一股,科大讯飞近日遭遇四面楚歌,各路媒体正在从不同的角度打开这个神奇公司的“潘多拉盒子”。成立于2000年前一天的科大讯飞,在中国电信业不发达的2G

A股上市公司教育+AI第一股,科大讯飞近日遭遇四面楚歌,各路媒体正在从不同的角度打开这个神奇公司的“潘多拉盒子”。

成立于2000年前一天的科大讯飞,在中国电信业不发达的2G、3G时代,曾背靠着政府补贴,上市后依靠中国移动这个全球第一大电信运营商靠山,呼风唤雨。

然而,今天陷入了多事之秋,人工智能AI造假门,AI置地们,高管减持门……正在一步步地走下AI的神坛。

但是,科大讯飞毕竟是通信业转型互联网最为成功企业之一。科大讯飞在AI方面遭遇的技术瓶颈和商用困境,不仅其竞争对手搜狗也同病相怜,就是互联网巨头BAT也一筹莫展。因此,就目前媒体曝光科大讯飞存在的偷天换日问题,不仅科大讯飞不以为然,就是整个高科技产业也是习以为常。

社会舆论最终的目的,不是打垮这家独角兽创业公司,而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

一、有没有AI换地,不是最值得争议问题

10月12日,央视新闻频道《东方时空》栏目曝光科大讯飞非法侵占安徽扬子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以建设培训基地为名开发房地产。

针对CCTV曝光科大讯飞AI换地质疑,科大讯飞在回复函中强调:“科大讯飞坚守主业20年,从未有过房地产开发销售”。 科大讯飞董秘、高级副总裁江涛也在回复媒体采访中澄清:没有一分钱收入来源于房地产开发销售。

来自启信宝资料显示,科大讯飞经营范围有房屋租赁和物业管理服务。公开资料显示,目前科大讯飞纳入合并范围子公司共47家,其中讯飞智元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是科大讯飞最主要的子公司,由科大讯飞全资所有。今年10月8日,讯飞智元经营范围增加了“自有房屋租赁”业务。请问这两项业务不是房地产业务,到底是什么业务?难道说房地产一定就是卖楼吗?

随着房价不断高涨,地产股水涨船高。TMT行业华为、格力、联想均曾传进入房地产业务,这些企业或辟谣,或者不闻不问。也不至于像科大讯飞一样整出一个AI换地产门。

科大讯飞眼下遇到的最大麻烦并不是进军房地产业务,不是将别墅建到了扬子鳄自然保护区。而是其公司营收到底来自哪里?未来将何去何从?

公告显示,“上市十年来,扣除退税收入后政府补助占营业收入比重为3.89%,2017年、2018上半年比重分别为1.42%和2.74%”。科大讯飞2018年半年报显示,净利润为1.35亿元,其中政府补助超过1.5亿元。相关媒体报道,过去10年科大讯飞获取政府补贴超过10亿元。

一家拿着政府巨额补贴的半国企(中国移动是第一大股东),非但没有给当地GDP做出贡献,却在毁坏自然保护区,而且公司自称不知情,那么,这个公司到底是谁说了算呢?

还有,既然媒体报道称,科大讯飞在经营房地产业务别墅,那么,这些别墅目前已建成待售,还是已出手?其营收和利润空间又是多大呢?

公司最终的目标是盈利,AI换地如果能够让科大讯飞财报重现增长,那转型房地产业务何错之有呢?因此,有人将四处扩张、负债累累的乐视拿来做对比,显然是不客观的。

二、股价暴跌50%,不足以让科大讯飞心服口服

有媒体报道称,在科大讯飞曝出人工智能门、炒地产门之后,科大讯飞股价持续下跌近40%,市值缩水500亿,以此得出结论,AI是皇帝新装,科大讯飞高科技露内裤了,科大讯飞盈利水平无法支撑1000亿的市值云云。

为了迎合社会舆论,科大讯飞公告承诺,原本减持计划取消,变成增持计划。从而要告诉外界,科大讯飞高层都在增持,难道前景不看好吗,“韭菜们”还不信吗?买入了科大讯飞的小散们陷入了迷茫,如今是去还是留?

如果以股价涨跌标准论英雄草寇,科大讯飞有一万个不服气。今年以来,A股创业板下跌早超过30%,如果统计一下,至少有一半的高科技公司股价夭折。大河无水小河干,腾讯股价不也下跌了30%以上吧?就事论事,科大讯飞股价下跌50%也是正常范围,甚至跑赢A股大盘,有什么好质疑?

另外,科大讯飞不只是AI概念,教育软件、电信增值业务占据营收大头。2017年半年报显示,科大讯飞营收占比超过10%产品分别是教育产品和服务、电信增值产品运营和信息工程,分别占比26.88%、10.18%和26.85%。

人工智能造假、在扬子鳄自然保护区建别墅,这会伤害到科大讯飞的三块核心业务吗?

未必。

公开数据显示,教育领域占比27.74%,智慧城市占比27.3%,政法业务占比10.23%,三项业务合计占比超65%。而这些业务收入绝大部分依赖政府采购。

这说明了,AI换地成绩斐然。

影响科大讯飞股价焦点不是业绩,而是公司未来走向,也就是公司决策权归属问题。

公开资料显示,科大讯飞的主要股东包括:中国移动、刘庆峰、中科大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上海广信、联想投资、盈富泰克等。中移动持有12.91%,刘庆峰与中科大资产分别持有7.57%和4.01%,其余前十大股东的股份均在1%上下,股权分散。而且,高层在未来6个月不减持。

当初创业科大讯飞刘庆峰让出股份过多,上市后发生多次并购(如图),2018半年报数据,科大讯飞实际控制人为以刘庆峰和中科大资产组成一致行动人,目前实际控制人对科大讯飞的权益比例为18.58%。与中国移动不差上下,这导致对公司控制无力。

此前,刘庆峰曾坦言:“一定意义上来看,这种股权架构其实成为讯飞一个发展过程中的短板。” “我们特别担心作为一个上市公司,不能够像亚马逊、华为那样形成压强战术。看准了机会,就能迅速抓住。”

因此,如果在AI迟迟打不开局面,公司业务方向不明,刘庆峰或失去公司更多控制权。一旦刘庆峰出局,这家“独角兽”将会群龙无首,中移是否愿意为这家企业护盘?答案不得而知。

所以,未来影响科大讯飞股价不只是假人工智能,不务正业进入房地产行业,而是控制权之争,是如何才能摆脱国企笼罩的影子,走上独立发展的道路。

三、科大讯飞转型TO C有错吗?

在2017年11月,科大讯飞一口气发布了多个领域里10款以上人工智能产品,从教育到医疗,从客服到智能家居,再到移动手机端和车载环境,可谓全面进军AI市场。也就是媒体所说的转型TO C市场。

公开资料显示,科大讯飞To C收入主要包括电信增值业务产品,移动互联网产品和服务与智能硬件。截止2018上半年,科大讯飞 To C业务营业收入10.84亿,同比增长129.69%;To C业务在整体营收中占比达33.76%。在2017年第三季度投资者交流会上,科大讯飞表示希望未来To C的业务在三年左右能占到40%,远期能占半壁江山。公司副总裁江涛甚至希望,To C业务未来能占到80%。

我们知道,科大讯飞原本是一家TO B企业,原本缺乏TO C的基因,现在让它来卖成本仅几十元钱甚至赔本的硬件产品,诸如阿尔法蛋、儿童手表、叮咚智能音箱、讯飞翻译机、录音笔等,尽管是一个门外汉却自以为取得不错的战绩。

科大讯飞2018年半年度业绩交流会上表示,4月20日正式推出翻译机2.0,上市两月销售近10万台。按照3000元每台价格,营收为:3000X10万=3亿元。这个数据如果用华为等终端公司来对标,简直不值一提。如果是手机厂商规模化量产动,辄千万级别销量。而且,未来全球手机市场能活下来就苹果华为三星等少数几家,科大讯飞此时进军日薄西山的终端市场,这本来就不是一桩好生意。

上市10年来,科大讯飞保持着10%以上的增长,其中电信业增值业务彩信功不可没。

据凌通社统计,科大讯飞年收入从2015年1亿左右做到2016年度报告的4亿左右,以毛利率80%计算,毛利是3.2亿左右人民币。2017年报,科大讯飞的彩铃收入5.6亿,毛利率77.58%,毛利4.34亿,而2017年年报科大讯飞的利润为4.35亿,去非后是3.59亿。

经营暴利的彩信业务和出售利润微薄的翻译机,前者是挖金矿,后者就是摆地摊。这都是其TO C业务的核心。

我们知道,彩铃业务在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早期,是臭名昭著的暴利产业,曾坑害了多少中国用户。如今在微信、微博时代,这更是一款即将淘汰的业务,这是到了挖“尾矿”的阶段了。如今,科大讯飞的彩铃业务占据营收不到10%,可见,这家公司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转型中已取得一定效果。

不难看出,如果不提出AI+教育概念,科大讯还是一家靠增值业务的传统企业。目前中国移动持股12.91%为第一大股东,这也许是科大讯飞一直无法摆脱赔本赚吆喝的TO C业务。

四、我承认都是AI惹的祸

1999年,怀着强烈民族责任感,26岁安徽青年刘庆峰在合肥成立科大讯飞,并担任总裁至今,2009年4月起同时兼任董事长。该公司主要从事智能语音及语音技术研究、软件及芯片产品开发、语音信息服务国家级骨干软件企业

2000年,公司被认定为国家863计划成果产业化基地。

2012年,中国移动13.6亿元,认购科大讯飞15%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拥有国企靠山背景,但作为一家高科技创业公司,根据刘庆峰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起步阶段并非一帆风顺,刘庆峰个人借了几十万给员工们发了工资回家过年,科大讯飞在极为艰苦条件下从安徽发迹,2008年5月在A股上市,直到市值超过千亿的2017年。

根据刘庆峰公开表示,在2016年之前10年期间,每年税后利润增长超过10%公司有10家,科大讯飞排名第四,不得不说,上演高科技创业公司的传奇。

然而,成也AI,败也AI。在AI到来之前,BAT以及竞争对手搜狗都是科大讯飞的直接或者间接的客户。随着AI时代的到来,BAT重金投入AI,成为头条敌人。腾讯在最近将内部调整目标直指5G和AI。2016年,腾讯启动了一个AI Lab,其愿景是“让AI无处不在”。腾讯重点关注领域是语音识别和自然语言处理,最近公开了2018年在AI领域三大核心战略。

百度在AI方面投资计划为,2015年和2016年分别投100多亿,2016年研发投入占了总营收14.3%,几乎与当年净利润持平。2017年10月12日,阿里巴巴成立“达摩院”,计划三年投入超1000亿元。

2017年,科大讯飞营收约54.45亿,同比增加63.97%;归母净利润约4.35亿元,同比下滑10.27%。与此同时,科大讯飞研发投入金额11.45亿元,其中,资本化的研发投入约5.49亿.

即便是科大讯飞将所有研发资金投入到AI,也和BAT不是一个量级。因此,媒体说,科大讯飞不像一家科技公司,人工智能第一股徒有虚名,不无道理。

当然,不是所有科技公司都与BAT相提并论,清华大学的《2018中国人工智能AI发展报告》显示,在2013年至2018年期间,中国的AI产业吸引了全球60%的人工智能资金,并且在研究论文的数量和引用量方面排名第一。

有分析预测指出,在未来的3年里,中国人工智能行业AI规模将增长10倍。到2030年之前,中国的人工智能和人工智能相关产业的价值达到11万亿元。

既然市场前景这么大,难道就没有科大讯飞一席之地?从当前看,科大讯飞用AI换地这才是上上策,时间换空间,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通过房地产赚取高额利润,来弥补AI研发资金的不足,维持利润水平,然财报数据好看点,间接来为AI第一股护盘。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科大讯飞在省外分子公司中,仅在天津(2014年,30亩)、广州(2016年,面积6.78亩)取得了土地。在安徽省内,除了合肥总部之外,在芜湖和宣城泾县有土地,芜湖(990.4亩)是举办安徽信息工程大学的办学用地,泾县(24亩)是子公司的研发和培训基地。

综上所述,由于AI没有成功商业模式,目前打人工智能AI的高科技公司多数跌入AI吸金陷阱,科大讯飞只是演砸了而已,搜狗也自称赴美上市AI第一股,曾被质疑人工智能欺骗华尔街。根据蓝鲸TMT报道,搜狗招股书中曾90次提到AI,但华尔街似乎并不买账,搜狗上市不足一周就跌破13美元发行价,且走势一直低迷。

人工智能AI是未来高科技发展趋势,已成为资本运作华丽外衣,套利者蒙蔽韭菜的遮羞布。值得一提的是,科大讯飞并不是“黑科技”换地的始作俑者,因为有资本搅动的地方,有野蛮人杀鸡取卵的地方,就有谎言和欺骗。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 【免责声明】 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京晨晚报网:www.huaxiacaixun.com 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联系邮箱:xinxifankuui@163.com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