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资讯

猫眼冲刺上市,投资人需要知晓这几条风险

2018-09-06 11:31:31 来源:  蓝鲸TMT 略大参考 作者:
摘要: 9月3日晚,以电影在线票务起家的猫眼娱乐向港交所披露了招股书。招股书显示,猫眼娱乐的定位为“中国领先的互联网娱乐服务平台”,业务涵盖在线娱乐票务服务、娱乐内容服务、

9月3日晚,以电影在线票务起家的猫眼娱乐向港交所披露了招股书。

招股书显示,猫眼娱乐的定位为“中国领先的互联网娱乐服务平台”,业务涵盖在线娱乐票务服务、娱乐内容服务、娱乐电商服务和广告服务等。

从票务平台到互联网娱乐服务平台,正在寻求上市的猫眼实际上也正处于转型期。不过,猫眼的两项主营业务:作为支柱的在线售票业务、作为新兴重点的娱乐内容服务业务,都蕴含了一定的风险。

01

在自己的老本行在线票务方面,猫眼的数据还算漂亮。

招股书显示,在2018年上半年,猫眼的网上电影票务业务收入为11.484亿元,同比增长90.99%,占总收入比例为61%。平均月活跃用户达1.355亿。

除此之外,猫眼为中国逾600座城市94.9%的电影院提供在线电影票销售服务,这些影院贡献2018年6月全国票房的99.7%。

根据艾瑞咨询报告,2018年上半年猫眼占据了在线电影票务服务市场份额第一,为60.9%。

但这种漂亮处于摇摇欲坠之中。

对于背靠腾讯的猫眼来说,行业第一的地位并不稳固——背靠阿里的淘票票在虎视眈眈。

淘票票在今年2月一度危及猫眼地位:依托于支付宝的购票优惠、淘宝上的免费电影票和电影信息、优酷和UC上的小游戏等玩法,淘票票抢到了43.6%的市场份额,分走了当月超100亿票房市场的近一半蛋糕。

这并非偶然。

猫眼和淘票票是目前最大的两家在线票务平台,也是腾讯和阿里在娱乐产业布局的入口。今年2月,阿里影业董事长兼CEO樊路远立下战书:2018年将是淘票票的全力进攻期,其今年目标是成为中国电影行业最大的在线票务平台。

阿里蓄势已久。

2016年,阿里影业对淘票票的扶持达到10亿级。2017年,阿里影业在年报中铺路的销售及市场费用高达20.87亿元,主要是“由于淘票票增加其总商品交易额及市场份额而产生市场费用”。

曾任阿里文娱集团董事长兼CEO的俞永福也在2017年表态,对于淘票票的投入,“暂时没有上限是多少的问题”。

而淘票票的2018年是在“撒钱”模式下开启的——淘票票在春节七天掀起了票补战争,根据淘票票总裁李捷的表述,春节档的60亿票房里有一半是淘票票拉动的,“阿里系至少有两到三亿的投入(来做推广营销)”。

强敌在侧,猫眼自然也不敢大意。

用平台补贴来维系市场份额向来是猫眼擅长的玩法。2015年,它一度祭出过6.6元、9.9元的屠夫价电影票。

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为它的负担——招股书显示,由于用户激励增加,2018年上半年,公司的销售与营销开支较2017年同期增长114%,达11.45亿元。这无疑与猫眼在春节期间花在《捉妖记2》《熊出没·变形记》等影片的补贴有关。

此外,招股书中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半年中,猫眼的现金净流出为4.474亿元。

目前,猫眼帐上现金存量只有7.053亿,同时2018年上半年仍然没有实现盈利,经调整后的亏损额为2070万元。

进入二级市场筹资成为猫眼不得不选择的路。

据悉,猫眼此次IPO预计筹资10亿美元。根据其招股书显示,约30%资金将用户丰富内容供应加强服务,拓展用户群并提升其忠诚度,加强线下资源。

可以预见的是,两家寡头之间的市场份额争夺战还将长期持续,且短期内胜负难分。长远来看,盈利是关键——如果迟迟不能交出漂亮财报,上市后的猫眼未必比淘票票日子好过。

招股书中也提示了这一风险:我们的部分业务营运属资本密集型,我们未必能够一直以具成本效益的方式满足我们所计划的资金需求,或根本无法满足有关资金需求。

02

在线电影票务业务是一门有明显天花板的生意。

电影产业链分为前期研发、投资、制作,中期宣传,后期院线上映等环节。一般来说,在最终的票房分成中,院线留有52.27%,出品方获得37%-39%不等,宣发方靠收取服务费获利。

而猫眼等票务平台主要靠收取佣金,目前行情是票价的5%-8%,按照当下平均电影票价计算,平台每售出一张票,佣金收入为3元左右。

这显然喂不饱互联网公司们。

于是,从2016年起,猫眼就开始切入产业链上游,开展电影宣发出品业务。《驴得水》是其第一部主控宣发的票房过亿的电影。

猫眼尝到了甜头。其招股书显示,2018年上半年,猫眼的娱乐内容服务收入相比较2017年同期增长137.85%,达到5.61亿元,占总收入比例高达30%。

但从投入产出比的角度来说,猫眼的宣发业务并不能算是一门好生意。

根据招股书计算,猫眼2018年上半年娱乐内容服务的投入产出比为260.4%,而2017年上半年的投入产出比为785.6%——也就是说,它的投入产出比在同比下降。这意味着,成本上升速度远远高于产出增长速度。

另一方面,尽管猫眼自称在宣发环节表现突出,招股书也的确显示,2018年上半年,猫眼提供宣发支持的电影约占中国总票房的90%,但实际上,在2018年上半年,猫眼重度参与的电影并不多。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上半年,由猫眼主出品的电影只有《捉妖记2》(票房22.37亿元)、《熊出没5》(票房6.05亿元)、《后来的我们》(票房13.61亿元)、《路过未来》(票房253.9万)四部。其中《捉妖记》和《后来的我们》也由猫眼主发行。其他的多数是联合发行方。

相比单枪匹马的猫眼,阿里影业和淘票票打出的“出品+发行”组合拳,似乎势头更猛。这个态势,从刚刚结束的暑期档表现中可见一斑——

今年暑期档中,排名前5的国产电影分别是《我不是药神》、《西虹市首富》、《一出好戏》、《巨齿鲨》、《狄仁杰之四大天王》,这5部电影票房共计85.75亿元,占暑期档票房总量的49.28%。

在这五部影片中,阿里影业、猫眼、淘票票参与状况如下:

《我不是药神》阿里影业、猫眼联合出品,淘票票联合发行《一出好戏》光线联合出品,阿里影业联合出品,猫眼联合发行《西虹市首富》阿里出品,发行,淘票票和猫眼联合发行《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淘票票联合出品,淘票票联合发行03

恶意竞争或将成为猫眼在资本市场被诟病的“污点”。

当最大的票务平台参与到电影发行、出品环节,很容易引发的争议是:如何在商业竞争中保持公平,而不在票房数据上弄虚作假?

猫眼主出品发行的《后来的我们》曾经被爆出恶意刷票,就验证了坊间对其既当裁判又当球员的弊病担忧。

除此之外,猫眼的内部构成也有问题。

在猫眼的股东列表中,光线及其关联方为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48.8%。

光线传媒作为老牌文化传媒公司,主要业务包括投资或发行电影、电视剧业务。2018年上半年,电影收入占其营业收入的65.6%,电视剧收入占比32.73%。由此带来的问题是:光线和猫眼本就在同一赛道,当市场出现优质电影资源时,两者的博弈就很难避免了。

毕竟,资本总是逐利而行的。

此外,光线自身主营业务也面临着盈利难。2017年,光线的营收和利润微涨,扣非后净利润同比下降11%。2018年上半年,其营业收入为7.21亿元,同比下降29.96%;扣非后净利润仅为2.26亿元,同比下降38%。

光线的业绩增长已经只靠投资拉动。在这种情况下,很难说猫眼跟着光线是坐上了顺风车。

如今,在港股资金极其匮乏的大环境下,“流血上市”成为猫眼不得不走的路。

作为港股第一家以在线票务平台起家的公司上市,猫眼在努力把自己的故事讲得更多元化一些。然而有太多活生生的例子证明:被资本催生的小鸡崽还没长好就要上市,难免会是一条荆棘之路。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 【免责声明】 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京晨晚报网:www.huaxiacaixun.com 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邮箱:247834384@qq.com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