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IT届

比特币十年沉浮史

2018-11-01 15:45:00 来源: 搜狐 作者:
摘要: 原标题:比特币十年沉浮史

搜狐科技/尹莉娜
“如果能够穿越到十年前,你会做点什么?”
普通人或许会答:“当然是屯房啊,那会北京的房价才一万出头。这会儿

原标题:比特币十年沉浮史

搜狐科技/尹莉娜

“如果能够穿越到十年前,你会做点什么?”

普通人或许会答:“当然是屯房啊,那会北京的房价才一万出头。这会儿一些热点地区都超过十万一平了!”

但是无论是对比特币仅有一知半解的人,还是区块链领域内的大佬,“买比特币”都是他们不约而同的回答。

从最初定价的不足2分人民币,比特币一路沉浮,最高点到了人民币约13万元。如果买卖时机得当,比特币甚至能达到650万倍的涨幅,称这是人类历史上最高的投资回报率也不为过。

一、

十年前的今天,比特币(Bitcoin)的概念第一次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人们或许了解比特(bit),这是计算机信息传输中的最小单位;当然,人们更了解币(coin),这是他们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用于交换、消费的通货。

但把这两个概念组合起来的“比特币”,却在诞生之初并没有激起太多的水花,即使是在遍布密码学奇才的metzdowd.com网站(密码朋克)上。

创造比特币的人,名叫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

2008年11月1日,中本聪发布了一篇名为《比特币:一种点对点式的电子现金系统》(Bitcoin: A 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

尽管回应他的人寥寥无几,但中本聪热情不减。

2009年刚过去三天,在位于芬兰赫尔辛基的一个小型服务器上,中本聪挖出了比特币的第一个区块——创世区块(Genesis Block),并获得了50个比特币的奖励。当天下午6点15分,创始区块计入公开账簿。

在区块链上写了这样一句话:The Times 03/Jan/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财政大臣在第二次出手纾解银行危机的边缘)。这是当天《泰晤士报》的头版标题,彼时,经济危机正在席卷全球,新的金融秩序亟须建立。

几天之后,比特币的第一笔转账完成。1月12日,中本聪将10枚比特币转给了早期区块链开发这Hal Finney。

然而,当中本聪搭建起了整个网络后,比特币似乎陷入冷寂,在之后整整一年多的时间里,没有任何重要的消息爆出。但可以预想的是,比特币已经在一些极客的手中流转。

2010年5月22日,在比特币概念已经出现了一年半以后,一个名为Laszlo Hanyecz的程序员用10000枚比特币购买了价值25美元的棒约翰披萨优惠券,这是比特币第一次出现以法币为标准的价值衡量——0.25美分,折合人民币不足2分钱。在币价突飞猛进的时候,这段历史常常被人拿出来嘲笑一番。

或许是心有不甘,Hanyecz在今年2月又重新用比特币买了披萨,这次他的成本要低得多:0.00649比特币,兑换了价值62美元的两块披萨。

二、

既然比特币能够兑换商品,那为什么不能兑换货币呢?

2010年末,比特币进入GPU挖矿时代。中国的早期矿工大多数是“兼职挖矿”。他们白天靠游戏代练、卖装备赚钱,魔兽世界是他们的主战场。晚上,这些有了高级GPU的电脑也不闲着:转移战场,做起了挖矿的生意。据说,那时比特币价格在2-3元人民币,平均每台电脑每晚可以赚10元钱左右。

比特币被源源不断挖出来的同时,中国的销售渠道却只有淘宝和QQ群,这显然无法满足数量日益庞大的矿工们的需求。2011年6月9日,正值比特币价格飚至29.55美元的那天,中国第一个比特币交易网站——比特币中国上线。巅峰时期,这个网站曾一度占据了中国80%的比特币交易量。

建立这个交易网站的是杨林科,温州商人,做过汽配厂杂工,当过兵,退伍后做蒸房、酒店,温州人的商业头脑,在他的身上被体现的淋漓尽致。

彼时的徐明星已经是全球互联网500强公司豆丁网的CTO。豆丁网C2C文档分享的概念,和比特币去中心化P2P不谋而合。2013年,OKCoin创立,吸引了一众币圈知名人物的加入:赵长鹏、何一、李书沸都曾是徐明星的得力干将。

而2011年的李林还沉浸在“千团大战”的硝烟中,2010年6月,李林从甲骨文辞职,创建了团购导航网站人人折。公开消息显示,人人折经历了一段“黄金发展期”,李林和他的团队也经常加班到深夜3、4点,和“三点钟不眠”的币圈一样的生活节奏,李林也因此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过上了有车有房、账上千万的生活。

看准了徐明星和李林同时选择在2013年创立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只是这两个人吸引投资者的方式完全不同。

6月,徐明星的比特币交易平台OKCoin问世。创业之初,徐明星就获得了来自创业工场、美国著名投资人Tim Drapper的10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

莱特币是OKcoin上线第一个币种。起初,莱特币价格在始终徘徊在个位数,10月,比特币价格爆发,莱特币跟着水涨船高,暴涨了80多倍,最高曾达到380元。作为莱特币的唯一上线平台,OKCoin迅速为人所知。

同年9月,李林的火币网也正式上线,成立伊始,李林就昭告天下,宣称永久免除手续费,这让火币在短时间内累积了大量人气。

但徐明星的野心远不止于数字货币的现货交易,曾经创办过贵金属期货交易所的他也打上了数字货币期货的主意。次年4月,OKCoin发布消息称旗下的比特币、数字货币“合约交易”平台OKEx上线,这也为徐明星后来的争议纠纷埋下了伏笔。

从今年3月、5月到9月、10月,连遭4次维权的徐明星多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甚至在9月的维权事件中,曝出了在上海公安局与民警对话的视频。纵观多次维权的焦点,都在于OKex的疑似定点爆仓。但在OK集团的声明中,徐明星也显得很“无辜”。

按照OK集团的意思,尽管OKex的创始人是徐明星,但是OKex早已经和OKCoin进行了切割。所以在OKex上出现的所有问题,都由香港的运营主体负责,和在北京的OK集团毫无关系。但这个解释,维权的人似乎并不认同。就在几日前,位于群英科技园的OK集团还遭到了维权者的打砸。

比特币十周年这个重要的时间节点,徐明星刻意淡化了OKCoin集团创始人的身份,顶着OK区块链工程院创始人的头衔,却似乎在表着交易所的态:“饱受质疑”是新事物的必经之路。

和徐明星、OKex的维权风暴比起来,李林的火币似乎显得更为暗流涌动。8月21日,李林斥资6亿港元买下香港上市公司桐成控股73.73%的股权,成为实际控制人。

9月19日,火币集团架构调整,拆分出火币中国。外界的普遍解读在于,下一步火币中国即将反向收购桐城控股完成上市。但港股对于借壳上市的标准要严格得多,所以这个壳能不能套住火币,还仍未可知。

2017年6月,出走OKCoin的赵长鹏开始着手创办币安。在此之前,他曾担任过OKCoin的CTO,后来又曾为网络交易平台提供技术支持,这为币安的创建打下了技术基础。他首先进行了币安币BNB的ICO。一个月后,ICO结束,共募集到价值1500万美元的数字资产。

7月4日,币安正式上线,上线之前进行了一场规模1500万美元的ICO。但在7月底到8月的时间,币安币一直处于破发的边缘,直到何一的到来。94之后,早就有全球化布局想法的赵长鹏将币安的服务器迁到了日本。不靠免手续费、不靠上线高回报数字货币,币安靠着一系列的营销活动打下了江山。

12月19日,币安联合波场推出营销活动——从当日开始,一周之内,累计波场币交易量(买入+卖出)排名前一二名的用户,能够获得玛莎拉蒂和奔驰的奖励,其他投资者则获得iPhone X。一时间,众多用户涌入币安。

进入2018年,币安、OKCoin、火币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但Fcoin的到来,很快打破了这种平衡

Fcoin的张健是火币的前CTO,在今年4月创办了Fcoin。创立之初,靠着“交易即挖矿”的概念,Fcoin受到了资本市场的青睐,先后获得丹华资本、节点资本、歌者资本等多家机构的投资

同时,依托交易挖矿、持币分红的模式,不到10天,Fcoin的交易量便超过火币、OKEx、币安等交易所24小时交易量之和。短短半个月后,Fcoin交易量超过280亿元,高居榜首,高于第二名至第七名的交易量总和。

但这样的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一篇题为《Fcoin:一个韭菜的血泪控诉》的文章出现,质疑Fcoin是资金盘,并恶意收割散户。3个月后,Fcoin后续乏力,不了了之。而就在Fcoin似乎已经退出了人们的视野中时,张健又带着重新带着FcoinJP回归,但在平台币发行仅仅两天后,币价行情就已经成了“埃菲尔铁塔”,有人戏称:“这是割出了新高度。”

三、

早在2011年国内首家数字货币交易所出现前,中国最早的老牌IT媒体《电脑报》开始了关于比特币的报道,内容是教读者如何下载安装挖矿软件。

随着比特币为愈来愈多人所知,中国比特币矿工的队伍也在日益壮大,人们挖矿的热情空前高涨。当传统的GPU、CPU都已经不能满足他们要求,矿工们开始将目光投向速度更快、耗能更低的矿机。

2011年,张楠赓还是北航的研究生,由于专业的原因,他在业余时间做了些专门用于挖比特币的机器FPGA,主要卖给老外,一年能赚十几万,他在圈子里逐渐有了些名气,外号“南瓜张”。

2012年,蝴蝶矿机的上线让南瓜张再也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火苗,正在读博士的他将休学申请书递给了导师,但导师态度坚决地拒绝了他的请求。最终,南瓜张决定退学创业。

从没做过芯片的南瓜张一上来就遇到了难题——钱从哪来?很快,他选择了预售的方式:买家赞助1299美金的研发资金,如果研发成功将获得ASIC矿机一台,如果失败则全额退款,这听起来毫不亏本的买卖,对于买家而言则存在着巨大的风险。

南瓜张一没承诺发货日期,二不做售后服务,不允许更改收货地址,最后不发货也不退款。即使在这种情况下,还是有一部分人愿意拿出近一万元来尝试:南瓜张在几天内就拿到了数百个订单。但到最后钱也没能凑齐,在一家P2P视频网站从事技术开发、被认为是中国第一个矿工的吴钢通过QQ联系到了南瓜张,出于理想主义,给他转了最后十台机器的钱。

那时,能与南瓜张分庭抗礼的还有蒋信宇,因论坛名为friedcat,得名烤猫。2011年,烤猫还在耶鲁访学,那个夏天是他们第一次听说比特币,烤猫立刻被这个概念所吸引了。第二年7月,烤猫在比特币官方论坛bitcointalk上发帖称可以制造Asic矿机,并希望通过众筹的方式筹 100 万元资金。

2012年7月18日,就在Mt.Gox上线当天,烤猫在深圳注册成立公司Bitfountain(比特泉),“IPO”成功后,烤猫把公司股份分为40万股,自己持有其中的59%,股东持有剩下的41%。

2013年年初,南瓜张率先研发出ASIC矿机,阿瓦隆矿机面世。这个名字源于日本动漫《Fate》中的最强防御武器。吴钢理所当然地抢到了最早的那批,以每天数百个比特币的速度快速积累财富。时隔半年,烤猫的矿机USB才面世。

烤猫矿机和的接连面世,让以技术为核心的算力战争时代拉开大幕,中国比特币“矿业”进入称霸全球的时代。

与南瓜张的盈利模式不同,烤猫不以矿机出售作为主要盈利点,只出售全球算力20%以外矿机。一时间,烤猫在“算力即权力”的世界里拿到了部分控制世界的能力。期间,烤猫公司的股票飞涨。6月股价达到了3.4比特币,7月股价达到了5比特币/股。一个季度内烤猫就赚了2个亿。

但好景不长,烤猫在研发二代芯片时遇到了困难,迭代速度远落后于计划。14年1月研发成功的第三代芯片,存在难以修复的爆炸问题,1万4千张矿机芯片全部滞销。而之后销售的tube矿机定价低,利润率不高,难以弥补之前的亏损。

此时,“一代矿霸”吴忌寒还在做着投资经理。2011年他第一次接触到数字货币,觉得比特币颠覆了以往所有关于货币的认知。他着手翻译了最早版本的比特币白皮书,成为了后来流传最广泛的版本,还和朋友借了10万,全部用来投资比特币。

事实上,吴忌寒早在2011年就结识了烤猫。他不仅参与到了烤猫公司的众筹,购买了虚拟股票的15000股。还投入了10万全部身家,全力帮烤猫筹集资金,最后终于凑到了100万。

嗅觉敏锐的吴忌寒意识到了烤猫可能面临的危机,加上阿瓦隆的“一机难求”,让吴忌寒萌生了开发矿机芯片的心思。

他找到了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的Sophon工程师詹克团。承诺一旦矿机芯片研发成功,詹克团带来的整个技术团队将获得60%的股份,但工资是自然没有的。在研究了2小时比特币后,詹克团没有太多犹豫,便接受了这个要求。

技术研发很快就有了进展:2013年年中,基于55nm技术的BM1380芯片研发成功,比特大陆的第一台矿机——蚂蚁S1诞生。在接下来的1年里,蚂蚁矿机共计迭代4次。2014年12月,搭载BM1384的蚂蚁矿机S5量产。而在一个月前,蚂蚁矿池Antpool上线,算力在四个月时间里跃居市场榜首。

2015年8月,比特大陆研发的第四代矿机及芯片BM1385发布,搭载这一芯片的蚂蚁矿机S7在三个月后量产。

也就在这一年,出现了币圈最大的失踪案:烤猫突然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但烤猫的消失并没有让矿机的发展受到过多的阻滞,但转型却是矿机厂商都在考虑的方向。今年5月,南瓜张的嘉楠耘智向港股递交IPO申请书,9月底,比特大陆也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作为行业垄断者,两家公司都不约而地淡化了区块链的概念,募资由头也是主要涉及芯片研发、AI转型。

四、

在2014年比特大陆一路高歌连续发布新款芯片、矿机的同时。区块链由于新兴事物以太坊的出现,也进入第二次浪潮。

2014年7月24日起,一个名为以太坊的项目进行了为期42天的以太币预售。在这期间,一共筹集到31529个比特币,按比特币当时的市价来算,超过1800万美元。对应售出60102216个以太币。

以太坊的故事要从Vitalik Buterin休学谈起。2013年,19岁的Vitalik Buterin考入滑铁卢大学。在一场在圣何塞举行的大型比特币会议。他意识到社区不是由互联网非主流组成的,他们是真正的公司,真实的人,因此,在仅仅入学8个月后,Vitalik便选择了休学。

Vitalik要从虚拟网络世界中走出来,去看看这个世界。同为程序员的父亲并不同意,他希望儿子毕业之后可以进入苹果或者谷歌。好在,父亲足够开明,他看透了儿子不安分的本质,对Vitalik说,“辍学后的人生会更加充满挑战性,但你也会学到很多。”

Vitalik选择环游北美和欧洲后,经过一番寻找停留了在以色列,在一个名为Mastercoin的项目工作。几个月后,以太坊的初版白皮书问世了。

在白皮书中,他肯定了比特币网络“分布式数据库”的伟大理念,但也指出它的缺点:扩展性不足,只有比特币一种符号。2014年,环游世界回归的Vitalik回到了多伦多,带着他的《以太币白皮书》开启了ICO众筹。结果振奋人心,寂静的熊市,以太坊成为了当时排名第二大的众筹项目。

不同于比特币,以太坊可以视为一台分布式的电脑,任何人都可以上传和执行应用程序,矿工们就像是负责计算的CPU,共同组成一个去中心化的世界计算机。凭着以太坊智能合约的发明,Vitalik击败了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获得了2014年IT软件类世界技术大奖。

Vitalik将以太坊设计了4个阶段,在前三个阶段以太坊共识算法采用工作量证明机制(POW),在第四阶段会切换到权益证明机制(POS),换句话说,谁持有的数字货币越多,拥有的时间长,谁就可以决定记账权。

不久后,以太坊遭受了类似于当初比特币的Mt.Gox事件,它的安全第一次面临巨大的威胁。

Vitalik先是推出了针对The DAO的软分叉版本,软分叉将从块高度1760000开始把任何与The DAO和child DAO相关的交易认做无效交易,以此阻止攻击者在27天之后提走被盗的以太币。其次,7月20日,以太坊进行硬分叉,所有的以太币(包括被移动的)回归原处,而不接受此改变的区块链变成了以太坊经典。

此后,以太坊从而形成两条链,一条为原链(ETC),一条为新的分叉链(ETH),各自代表不同的社区共识以及价值观。

当天晚上,以太坊区块链硬分叉成功实施,中国的以太坊矿池BW.com成功挖得新区块链的首个区块。这预示着由未知黑客持有的价值约4000万美元的以太币,已被转移到了一个新的地址,从而“夺回”黑客所控制的The DAO合约的币。

虽然挽救了用户损失,但Vitalik也遭遇了巨大的质疑。这次事件,也让人们再次意识到以太坊的智能合约其实不够安全。于是,在2014年便对以太坊提出质疑的BM在此刻有了新动作。

2017年4月,BM创办了BlockOne,拿到投资两个月后,BlockOne的项目EOS发布了第一版白皮书。这一次,BM打算做一个超越以太坊的区块链操作系统,白皮书说它能够实现每秒百万级的处理量(目前比特币是每秒7笔,以太坊是30-40笔)

2017年7月2日,EOS发行了10亿枚代币,随后EOS开启了为期一年的众筹,而这一举动也让EOS震惊全球资本界。此时的市场已经迎来了久违的高潮。

国外,以太坊备受质疑;在国内,中国版的以太坊小蚁却受到了市场的欢迎。

2016年9月,小蚁(现在改名为NEO)发起了第二次众筹,众筹价格为1.1元,相比第一次,价格提升了近3倍。比特币价格长期徘徊在200-300美元附近,市场信心继续提振。而关注底层技术的项目受到了用户支持,小蚁共计筹得6千多个比特币,当时市价约为2500万人民币。

他的创业灵感来源于2014年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的中国ICO路演。另一个中国公链项目量子链,启蒙也来源于以太坊。2014年,从中国科学院博士辍学的帅初开始寻找一个新的方向。彼时,他正在做基于以太坊的供应链应用。但在使用过程中,他发现了以太坊有很多局限性。

进一步了解后,他发现比特币和以太坊几乎是对立的两方,他开始思考能不能搭建一个桥梁,把这两个社区连接在一起。量子链就此诞生。2017年5月24日,量子链正式登陆交易所。据悉,在云币网上最高价格有66元,相比众筹价格时的2元,涨幅高达33倍。

五、

时间进入2018年,这一年被称为是公链元年、区块链技术落地元年,但引起人们更多关注的,应该是源源不断的ICO项目,和为他们“唱赞歌”的区块链媒体。

ICO早就被国家命令禁止,但是乱像却从未停止。据业内人士回忆,6月参加ICO峰会,“一大群人围着我,说要上ICO平台,他们中间很多项目连白皮书都还没有。”

眼下,数字货币正处在低迷熊市,比特币从历史最高点的13万元/枚,跌到现在仅4.5万元/枚,跌幅达到了67.33%,以太坊从历史最高点的近1万元/枚,跌到现在仅1400元/枚,跌幅85.36%,而其他的很多币种更是跌了85%-99%不等。

年初数字货币行情好的时候,coinmarketcap对2018年后登陆各大交易所的247种虚拟货币中做了统计。其中87.5%长期处于破发状态,算上曾登陆交易所破发后,二次上大交易所压低价格的币种,这一比例接近90%。真正达到10倍以上收益的不到3%。

但仍有人将赌注押在了不到3%的胜率上,区块链媒体的鼓吹或许是其中一部分原因。

2018年上半年,区块链媒体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大爆发,毫不夸张的说,鼎盛时期的区块链媒体数量能够达到上千个。但作为垂直媒体,区块链媒体的专业性一直饱受质疑,收费快讯的模式也遭到各方诟病。

在区块链媒体早期野蛮生长的背后,是资本对这些项目的“舍得”。据统计,2013 年至今共有超过 13.5 亿元人民币的资金流入该领域。仅仅在 2018 年上半年里,区块链媒体便获得了大约 11.39 亿的融资额度。

今年 2 月,链得得从钛媒体拆分独立,中旬正式上线。此后从 3 月开始天使轮融资,到 6 月已获得 3 轮融资。短短三个多月,链得得已获得超过 1200 万美金融资,估值近 5000 万美金。

但媒体发展的转折发生在8月21日,一大批区块链媒体的微信公众号被封,引起币圈大震荡,被封账号中不乏金色财经、币世界、深链财经等一众区块链大号。

对此,腾讯方面表示,此次封停为永久封停,原因为:部分公众号涉嫌发布 ICO 和虚拟货币交易炒作信息,违反《即时通讯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被责令屏蔽所有内容,账号永久封停。

实际上,这场封号行动前期早有预警。今年 3 月,人民网旗下人民创投曾公开发文批评区块链媒体“有偿荐币”。

紧接着,区块链媒体被封号的消息接连不断,导致一些行业内相对优秀的区块链媒体也在集体噤声,币圈熊市下,严格监管下,区块链媒体也在艰难续命。

金色财经创始人杜均表示:“优质的区块链媒体应该能够帮助行业创业者获得更多资源,也帮助行业外的人更多了解行业。”前期的野蛮生长尽管会造成媒体资源的浪费,但“这对促进行业早期发展很重要。经过未来的大浪淘沙,媒体可能只会剩下2~3家。”

回顾过去十年,比特币发展几经波折。

从用来购买披萨,到被作为暗网“丝绸之路”中交易的筹码,从洗钱的工具到少部分人的支付手段。

节点资本创始合伙人,金色财经创始人杜均对搜狐科技表示:区块链还处在早期阶段,技术落地还要靠时间。但目前圈内真正沉下心来去做研究的人还是少数,一部分人还沉浸靠发币解决自己的财富问题的想法里。但毕竟区块链刚刚发展十周年,对区块链的未来,还不能太悲观。

徐明星也称:比特币十年的跌宕起伏放在整个区块链的生命周期里来看,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个起点。区块链的未来,绝不仅仅是纸面上的一个数字,而应该对这个世界产生更为深远的影响。

有人说,区块链的出现是一个行业重新洗牌的机会,一下子拉直了人们的起跑线。币价随着时间的推移急速涨跌,裹挟着众多带着好奇、贪婪、野心的人入场,也让一些人带着沮丧、愤怒、悲哀离场。

而落实到具体的落地场景上,早有人殚精竭虑、出谋划策,但真正惠及民生的落地实践却少之又少。噱头、概念、欺骗,防不胜防。

但不得不说,或许正是这样的币市疯狂和技术中蕴藏的机会,让人们对比特币和区块链的未来十年发展,拥有十足的期待。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 【免责声明】 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京晨晚报网:www.huaxiacaixun.com 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联系邮箱:xinxifankuui@163.com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