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IT届

一封再封?区块链媒体野蛮生长下的荒谬与思考

2018-09-08 09:46:00 来源: 搜狐 作者:
摘要: 原标题:一封再封?区块链媒体野蛮生长下的荒谬与思考
搜狐科技/尹莉娜
“我老婆吃安眠药自杀,后来我及时发现,洗胃度过危险。她之前跟我说过她要带孩子跳楼,

原标题:一封再封?区块链媒体野蛮生长下的荒谬与思考

搜狐科技/尹莉娜

“我老婆吃安眠药自杀,后来我及时发现,洗胃度过危险。她之前跟我说过她要带孩子跳楼,到现在也没有找到。”

这是虚拟货币散户陈沛晓在文章《Fcoin:一个韭菜的血泪控诉》中的表述。

陈沛晓称,他在6月中旬在Fcoin先后投入32万自有资金和50多万借贷资金,用来购买FCoin的平台币FT。在亏损40万后,陈选择“割肉离场”。但在不久之后,他又用剩余的欠款购买ARP币,但同样遭遇了暴跌,43万只剩下不到13万,两个月内巨亏70万人民币。

(图为ARP币的下跌K线图)

实际上,像陈沛晓这样虚拟货币投机的受害者并不在少数。据统计,目前在主流的数字货币交易所的总体破发率在63.33%,甚至更多。480个样本中跌破幅度超过90%的就有57个,占比11.88%。而在近来十分不景气的A股中,破发率是6.66%,是数字货币破发率的1/10。

陈沛晓说:“我加了FCoin微信群和电报群,也看到金色财经和巴比特上面好多文章都在说FCoin高收益。之后,我就开始关注FCoin,发现它的创始人是火币前CTO张健,还写了一本书。”

陈提到的金色财经(北京财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和巴比特(杭州时戳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是两家著名的区块链媒体和资讯社区平台。看到两家媒体上的鼓吹FCoin高收益的陈沛晓,却没意识到而身为交易所的火币(北京火币天下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与他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金色财经/巴比特/火币之间的利益关系图)

区块链媒体:客观、真实、公正还是项目方的品牌公关部?

“区块链媒体会拿走一个项目整体预算的30%。”

曾经有一位资深媒体人曾讲过:媒体的内核从未变过,但商业模式的外延却一直在变。同样的话,似乎可以直接套用在区块链媒体上。

金色财经是目前区块链垂直领域的头部媒体,几乎所有与区块链相关的峰会、论坛都有金色财经的身影。今年6月,杜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金色财经APP、PC端和M站总计日均UV在35万左右,高峰时期近100万。目前提供的内容只有资讯、快讯、行情数据,后期会逐步拓展到项目库、投资人、交易等方面的数据。

大多数区块链媒体是用快讯堆砌,少数立志做深度报道的媒体,如凤凰科技前主编贺树龙所做的“区块链真相”仍处在起步阶段;当初致力于做区块链深度报道的“深链财经”也与大多数区块链媒体一样“和光同尘”,最终遭遇了微信的封号。

作为媒体,区块链媒体的盈利模式简单粗暴,主要的收入来自于众多项目方的“广告费”。

搜狐科技从区块链从业者口中得知,目前区块链媒体的存在所谓的“刊例价”,发布一条快讯价格在3000元/条,人物专访价格在0.5个比特币左右,约合人民币2.5万元左右。“头部媒体会比二级媒体多一些,但是整体不会多太多,因为他们也想要更多的客户。”

也正因涉及ICO和虚拟货币交易炒作,8月21日晚间, 一批区块链微信大号被封,包括金色财经、币世界、深链财经等多个订阅数过万的媒体大号。腾讯方面表示,被封的公众号已被责令屏蔽所有内容,账号被永久封停。

而在9月7日下午,区块链媒体圈又掀起一波封停风潮,包括点币成金、区块链王子、区块链第一哥、阿凡提等再次被永久封停。目前在微信公众号搜索页面检索上述四家区块链自媒体名字均已无法搜索到。

消息爆出后,一片哗然。一位交易商务人员也表示:“现在我们家交易所的微信公号都不敢太频繁地发文章了,等避过这段时间的风头再说。”

尽管微信账号被封,但是区块链的媒体发声渠道并不止于微信公众号。火币对微信公众号被封作出说明,表示不影响旗下其他业务的正常经营。币世界CEO也在朋友圈中表示:“虽然是从微信起步,但我司很早就去微信化啦,勿念”。

而在探索外延方面,部分区块链媒体打起了活动策划、市场营销的主意。“看您的需要,我们这边有各种媒体资源可以进行宣发方面,也有人物专访,还可以承办路演活动,另外在出行方面也有板块,包括个人差旅也包含团队出行,可以定制国外路演。”

一些与区块链相关的垂直市场营销公司也在逐渐出现:“创始人来自4A公司”、“有非常丰富的线上营销和线下活动策划经验”、“人脉极广”、“拥有投资资源”,这一切都成为区块链市场营销公司的包装手段。甚至在封号消息爆出后,这些公司迎风而动,伺机宣传。

“整合上百家媒体渠道,多种宣传方案,解决网络声量从0到1的难题。”

但是媒体的外延也在逐渐被禁止和取缔。8月22日,北京政府对ICO和炒币调控再加码:朝阳区金融办发布通知,为了保护社会公众的财产权益,维护人民币的法币地位,区内各商场、酒店、写字楼等禁止承办任何形式的虚拟货币推介活动。

“区块链媒体要social ,朝阳更方便。”一位从深圳赶来北京举办项目发布会的项目方因为政策的颁布,原计划不得已落空。但这位商务人员也算收获满满, “北京的区块链媒体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多!”

(去年9月4日,央行等7部门联合发表声明,称ICO违法;今年9月4日,部分现存的区块链媒体logo集合)

搜狐科技就禁令实施情况询问了北京四季酒店宴会厅的销售部门,对方回答称“所有和区块链相关的会议我们这边都已经不承办了”,即使只是涉及到区块链相关技术探讨。“如果需要举办区块链的相关活动,需要到我们当地的派出所进行备案,备案通过后才可以举办”。另外,四季的销售人员也表示,相较于年初的火热,近期有关区块链的活动并不多。

除此之外,据《财经》报道,区块链领域所谓“专家”、“学者”站台,参与非法集资活动甚至合谋分利的情况已经引起了司法部门的重视,目前正在着手依法解决这一问题。天使投资人薛蛮子在近期的一场区块链主题大会上表示,找个老头站台融资的时候已经过了,区块链创业者应该有心理准备。

除此之外,一系列监管部门发布的防范公告。8月24日,银保监会等6家机构发布提示,称目前有不法分子以“金融创新”、“区块链”等旗号行非法集资、传销、诈骗之实,提示市民注意保护财产安全。

资本追逐下的区块链媒体:另一种生存逻辑

今年春节前后,区块链媒体个数直接从几十个直接增加至500余个,如今与区块链相关的媒体和自媒体已破千家,几乎每个区块链媒体背后都有项目发行方、交易所以及区块链资本的资金支持,关系颇深,甚至形成了从项目发行方ICO、交易所上线、散户收割,期间贯穿媒体造势的产业链。

项目方和交易所,是区块链媒体的供血动脉。而区块链媒体的宣传,也让项目方和交易所能获得的血液更加充足,形成完整的生态闭环。

举例来说,区块链垂直媒体深链财经在2018年3月获得了来自各方区块链资本的1000万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数字货币资讯平台巴比特也在今年3月获得来自普华资本、启赋资本、比特大陆和泛城资产的1亿元人民币投资。根据IT桔子的统计,仅在2018 年上半年里,区块链媒体便获得了大约11.39 亿的融资额度

“我老板当初融了50万就开始干了”,但即使这样的总人数在个位数的媒体,能够给新人员工的薪资也在五位数。

紧接着,一些有供血来源的媒体开始急剧扩张。“币世界一开始只租了十几个人的场地,然后迅速扩张,就又租了一个很大的场地,现在扩张到了60个人左右。现在我看币世界的app,也大多数都是快讯而已。”

“靠融资活着的媒体都会死掉,最终应该只会剩下3-5家吧。”这是区块链媒体从业者对未来发展趋势的预判。潮水退去后,区块链媒体的数量或许也会像其他行业的垂直媒体一样,回归理性。

媒体背后的信息制造者:迷茫与思考

“工资高,是我当初觉得这个行业可以尝试的原因。”一位刚刚毕业的区块链媒体从业者这样对搜狐科技表示。

2018年初,“区块链记者月薪3万、“编辑月薪6万”的新闻在不断地撩拨着传统媒体人的神经。“没有任何经验的记者,甚至本来的专业也不是新闻相关的,起薪也至少在12k/月左右。”

而且, “大部分人都是半路出家做区块链媒体”。但是,至少从舆论上看,“似乎这个游戏里没有输家”。

今年5月,一则题为《荒唐的区块链媒体:靠洗稿和车马费活成了白富美》的十万加文章刷新了人们对于区块链媒体的认知:通过蹭顶着“世界”、“全球”名头的大会、发布同质化的区块链新闻快讯,年仅25岁媒体小编能够入住五星级酒店、畅游世界各国。如今潮水褪去,区块链记者的薪资也最终归于平静,从招聘网站上的信息来看,大部分区块链记者的薪酬与其他领域的记者无异。

“在我走之后(5月左右)就会压榨新人,会给一些新人小朋友很低的工资。但是商务的工资还是和以往差不多。”一位从编辑转行商务的人和搜狐科技表示。

薪水上的吸引力减少,但是仍有人热衷于作为新风口的区块链。因为这不仅是一个挑战,同样也是机遇。目前,区块链媒体行业的马太效应还不明显。“行业内并没有那么多专家,大家都是同一起跑线,只要学习能力强,就能有机会跑在前面,同时媒体也是更便利一遍学习一边工作的领域。”

一位区块链媒体创始人称:“我寻找下一个5到10年的行业职业长期规划。潜心学习了一个月,加拜访学者。最后决定all in,入行之后发现有一些幻像,但发现又回到我最初的判断。”

而另外一些人却不这么想,幻想并非幻象,而是切实真金白银的损失。“这个圈子鱼龙混杂,种种负面,应该不会坚持。”

关于区块链媒体被封,All in区块链的媒体从业者也有自己相对乐观的盘算。“影响主要来自行业冷却,新闻素材少,合作少。我们没那么忙了,审稿也更加严格。头部媒体,上百人的公司。他们更加担心,我们身子小,灵活。其实有更多的时间复盘行业,认知行业,并没有那么担心。”

“看你是想赚快钱还是想走得长远吧!”

有数据统计,截止到2018年9月,全球数字货币总市值在2373亿美元。去年同期是1623亿美元。而在今年的1月,这个数字是8238亿美元,

2017年,中国的GDP总量是13万亿美元。以巅峰时期的数字货币价值计算,与荷兰的GDP总量相当,占到中国经济总量的6.25%,不足世界经济总量的1%。而现在,与这个数字最接近的是孟加拉国的GDP。

市值的暴跌,也没让一些All in的媒体人失去信仰。

“ETH破2000了,可是我们还是充值信仰,All in 区块链。”

“比特币击穿6300美元,可是我们还是坚信区块链,补仓进入。”

部分人对至于区块链的未来充满信心,但依附于数字货币的区块链媒体,依旧前途未卜。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 【免责声明】 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京晨晚报网:www.huaxiacaixun.com 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邮箱:247834384@qq.com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