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滚动资讯

打死入室砍人者被判故意伤害 不是所有反杀都像龙哥案?

2018-09-20 18:00:31 来源: 京晨晚报网 作者:
摘要: 原标题:打死入室砍人者被判故意伤害 不是所有反杀都像龙哥案?
文丨金泽刚(同济大学法学教授)
今年7月,内蒙古判决了一起“防卫过当”案,被告方家属认为此案和

原标题:打死入室砍人者被判故意伤害 不是所有反杀都像龙哥案?

文丨金泽刚(同济大学法学教授)

今年7月,内蒙古判决了一起“防卫过当”案,被告方家属认为此案和江苏昆山市的“龙哥反杀案”一样,也应该是“正当防卫”,但死者一方则坚决不认同“正当防卫”的说法。该案再一次将正当防卫的适用拉入到公众的视野。

据报道,2017年2月2日凌晨4点,王生娃潜入村民郭三祥家中对其头部连砍三斧,被郭家女婿王铁柱、亲戚王玉成发现后,又用木棒和双响炮攻击二人,最后反被二人打死。2018年年初,呼和浩特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王铁柱、王玉成犯故意伤害罪(防卫过当),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和7年,后二被告人不服提起上诉。半年之后,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判决书部分内容)

我国1979年刑法典规定了正当防卫制度,为了鼓励公民敢于正当防卫,1997年修改刑法时,立法还特意增设了针对“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的“无限防卫权”。内蒙古这起防卫致人死亡案能否适用无限防卫条款值得讨论。

从判决书认定的案发经过来看,王生娃的行为可划分为两个阶段:一是潜入郭三祥家并对熟睡中的郭三祥头部猛砍三斧;二是在郭家炭堆处与王铁柱、王玉成、乔巧莲(郭三祥的妻子)发生打斗行为,导致其死亡。王生娃前面的行为属于犯罪性质无可置疑,关键其后的行为能否评价为刑法第20条第3款规定的“行凶”呢?这决定了两被告人的行为系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

按照刑法理论的一般理解,所谓“行凶”,是指实施暴力手段,有很大可能造成他人严重的身体伤害甚至死亡的行为。死者王生娃前面拿斧头砍人的行为显然是“行凶”,问题是其后面的行为与前面的砍人行为是一个连贯的整体行为,还是应该各自独立评价呢?这必须进行具体分析。

如果王生娃在砍击郭三祥后准备逃跑,只是被王铁柱、王玉成二人堵住“无处可逃”转而进行“拒捕”的话,说明王生娃之前的“行凶”行为已结束,新的“拒捕”行为目的在于逃跑,那么从成立正当防卫条件之一的“适当性”(即防卫行为与侵害行为在程度和性质上大体相同)角度而言,在王生娃用木棍、双响炮进行攻击时,王铁柱与王玉成造成其死亡的结果明显超过了必要的限度,宜认定为防卫过当。

如果王生娃在砍击郭三祥后,还试图对郭家的其他人实施砍杀,那么就可以认为王生娃的“行凶”行为还没有结束,其在郭家碳堆处与王铁柱、王玉成、乔巧莲进行的打斗行为只是“行凶”行为的“转移战场”,鉴于王生娃“行凶”手段的惨忍程度,且已经造成郭三祥头部严重受伤的结果,就可以对王铁柱、王玉成二人适用刑法第20条第3款的“无限防卫权”条款免除刑事责任。

因此,对王生娃两个阶段行为过程与性质的认定,不仅是法律适用的关键,也是回答王铁柱、王玉成二人行为是不是死者之亲属所认为的“故意杀人”的关键。但遗憾的是,无论是一审判决还是二审裁定,都未能对双方后一打斗过程进行具体细致的法律分析,认定防卫过当的证据亦显薄弱。

如从判决结果看,一审法院和二审法院均认为,“王铁柱、王玉成在防卫过程中,持械击打被害人王生娃身体,造成了被害人死亡的严重后果,超过了必要的限度,属防卫过当,构成故意伤害罪,应当负刑事责任,但依法应当减轻处罚”,却没有论说为什么“造成了被害人死亡的严重后果”就是“超过必要限度”。

法院的上述裁判方式,体现了我国司法机关在裁量正当防卫案件时传统的“唯结果论”倾向,即“结果→行为”的判断思路。然而,不法侵害是行为,正当防卫也是行为,刑事立法和刑法理论中要求的“适当性”原则是对防卫行为的要求,而不是对防卫结果的要求。“适当性”要求的是防卫行为与侵害行为在性质和程度上具有一致性,不是完全的对等,不能认为只要出现了被防卫人重伤、死亡的结果,就反过来推定防卫行为超过了必要限度。

(昆山反杀案视频)

从判决书认定的事实来看,王铁柱、王玉成击打王生娃的木棍是从王生娃手中夺过来的,这一点似乎与昆山“反杀案”有一定的相似之处。但相比较而言,两案最大的区别在于防卫人和被防卫人双方力量对比上的差异。

昆山案中,于海明面对的是数个可能侵害人,防卫人处于明显的弱势,在匆忙之中捡起掉落的砍刀随意捅刺尚在情理之中;而本案王铁柱、王玉成一方有三个人,王生娃只有一人(而且没有使用杀伤性大的武器),防卫一方处于明显优势,王铁柱、王玉成二人将王生娃击倒后,有没有及时停手,还是击倒时王生娃已受重伤,这些都是需要用证据加以证明清楚的。如果两被告人在击倒死者后,死者已经失去了反抗,在这种情况下,实施进一步的伤害就有报复之嫌,则穿越了防卫的底线。

几天前,最高法出台《关于在司法解释中全面贯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工作规划(2018-2023)》,要求在司法解释中弘扬正义、友善、互助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适时出台防卫过当的认定标准、处罚原则,鼓励正当防卫。

这说明最高司法机关已经意识到正当防卫在司法实践中有可能背离立法初衷,辜负了社会公众对这项正义制度的期待。不过,司法工作固然需要司法解释的指导,但让公平正义深入司法者的内心,将其作为裁判每一起案件的价值准则,这恐怕更为重要。

责任编辑: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 【免责声明】 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京晨晚报网:www.huaxiacaixun.com 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邮箱:247834384@qq.com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