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房产 > 房产资讯

雄安新区首日亲历:炒房客连夜聚集,周边已无房可买

摘要: 雄安新区及其周边正充斥着金钱的味道,但热钱短期内无法落地。/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萧三匝、胡坤4月1日雄安新区成立的新闻发布以后,有人开玩笑,京津两地不少居民当晚就睡不

 

雄安新区及其周边正充斥着金钱的味道,但热钱短期内无法落地。

/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萧三匝、胡坤

4月1日雄安新区成立的新闻发布以后,有人开玩笑,京津两地不少居民当晚就睡不着觉了,据说上万人当晚就奔向了新区。这其实不是玩笑,而是事实。我们4月2日到新区以后就遇到了不少4月1日晚就奔赴新区的投资客。

4月2日上午8:30,我们从房山区大学城驱车前往新区,汽车在六环上堪称蜗行龟步。从房山区到京港澳高速居然堵了3个小时。最后才发现,临近高速的地方发生了车祸,路上有一滩殷红的血迹。在此期间,我们浏览了关于新区的无数最新信息,得到了确凿的消息:雄县、安新、容城的房子已全部停售,白沟似乎还有商铺和住宅在售。于是,直奔白沟成了最明智的选择。

白沟位于新区三县的北部,本来是一个镇,因为是北方重要的皮革产品集散地,近年升级成了县级市。当它还是一个镇子的时候,我曾去参观报道过。那是八九年前的事了。当时的白沟与内地的镇子并无两样,不过是有几栋不小的皮革城而已。这次见到的白沟,与多年前的形象完全两样,它确实已经像一个县了。

车未到白沟之前,我们就听说白沟天德一品小区有现房出售,于是我们就直接去了天德一品。这是一个高档大户型小区。进了售楼大厅,售楼小姐告诉我们,已经没有房子出售。我们对此回答表示怀疑。她便说:“你看见门口那小伙子了吗?他手里有房,你们可以在他那里买。”售楼大厅门口的确坐着一个小伙子,面前摆一张方凳,凳子上放着一张表格。看样子,他像是中介公司职员。我们问他是否有房,他笑得颇狡黠,“有。均价一万,最小户型120平米,首付7成,先填表,再等消息”。至于小户型,得等有业主出售才能买。

出了天德一品,又逛了几个小区,一致的回答是:没有现房,有也不卖,不过可以先填个登记表,以后有房了再电话通知。至于价格,“随行就市呗”。

到一家饭店吃饭,店里就我们一桌客人。问老板何故,老板答,“都看房子去了”。老板主动跟我们讲起了白沟房价变迁史。他说,去年初,白沟的房价也就2800左右,到年底就已经6800了,而现在,一万都打不住,而且有市无价。当年房地产萧条时,首付一万就能贷款买房。当然,办按揭手续时要做些手脚。今昔对比,老板不胜唏嘘。他担心自己的生意还能做多久,因为接下来他的饭店租金必然要飞涨了。

下一步去哪里成了问题。有朋友说定兴有盘可以填表登记,均价6800元。有朋友说徐水是价值洼地,因为徐水已经撤县成区,而且紧邻容城。我们更希望看到雄安新区的成立对天津、北京两地房价的影响。新区正北是离天津较近的霸州,新区西北是离北京较近的高碑店,而且高碑店的产业基础很好。几经考虑,我们决定先到霸州,再到高碑店。

哪知道,霸州和高碑店也没有房子可卖。霸州鼎晟国际售楼员王亚微告诉我们,他们的新楼盘还不知道何时正式开工。“你们怎么不早来?一两个月前,六七千随便买。现在,有房也没人愿意卖。况且,霸州半年来都没有新开工的楼盘了。”鼎晟国际旁边就是碧桂园的在建盘,我们本来还想去看看,王亚微和她的同事劝我们不用看了,“哪里都一样,你们还不如早点回去喝茶”。高碑店八十一号院的售楼员罗迪的建议与王亚微一样,她说,上午本来有一个业主和买主商量好签合同的,先是涨价12万,买主同意后,业主又反悔了,所以交易最后也没达成。

一天走下来,我们的突出感受是:最近想在京南临近雄安新区的县市买房几乎是不可能的,原因是,在新区各项建设方案正式出笼前,市场需要为再次找到合适的价格准备时间。因此,参与市场的各方都需要稍安勿躁,耐心等待。

雄安新区及其周边正充斥着金钱的味道,但热钱短期内无法落地。与此相应的是,我们在京南的各个楼盘的售楼处都能看到买房客悻悻的眼神。

图片来源新华网、每日经济新闻、党报精读。

  在她们的字典里也许没有“不可能”这三个字。无论是在人生迷茫的路口,还是在决定企业生死存亡的悬崖,对于她们来说只有“挑战”。

返回资讯,查看更多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