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教育 > 深造

中学生雇同学“代跑腿” 带外卖取作业按里程计费

2013-11-23 17:16:42 来源: 北京青年报  作者:
摘要:忘记拿作业的,需要往家里运书的,要给异校同学送生日礼物的,想买批发市场里台灯的,都可以花钱找同学代劳……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现,北京的中学内出现了同学之间的“代跑腿”业务,富学生、懒学生们只要支付几元或十几元小费,就有同学代其跑腿。


忘记拿作业的,需要往家里运书的,要给异校同学送生日礼物的,想买批发市场里台灯的,都可以花钱找同学代劳……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现,北京的中学内出现了同学之间的“代跑腿”业务,富学生、懒学生们只要支付几元或十几元小费,就有同学代其跑腿。

对此,教育专家表示,中学生收费代跑腿,无形中在学生中间产生一种雇佣关系,这对于学生之间的同窗情谊,是一种伦理挑战。

调查

同学之间“代跑腿”按里程算小费

“这年头混下来不容易……上食堂?要速度!抢篮筐?要速度!找舞伴儿?还是要速度!从你到我的距离,只差一个快递!”北京一重点中学海报上的一行宣传文字,下面署名是北京X中第一黑社——快递社。这是一个由学生自主成立的快递社,但“业务”却远不止帮同学们送送快递,学生们需要代劳的各式业务,他们都受理。忘记拿作业的,需要往家里运书的,要给异校同学送生日礼物的,想买批发市场里台灯的……这些都不是问题,只要给学生快递社打电话,支付给“代跑腿”同学个位数到两位数的小费,他们都会第一时间为同学效劳。

高二学生孙辰(化名)和程文(化名)是“代跑腿”业务的发起人。周三下午,他们一放学就“上门”到学生会外联部“取件”,取完几张薄薄的外校邀请函后,骑上自行车一路狂奔,其中一位的任务是将快件派往汇文中学,另一位是派往北师大附中。在他们之前,有两位快递员早已出发,也各负责一个学校的派件。这一次“跑腿”服务,孙辰和程文等人将得到24元的“小费”。现在,两个人的“代跑腿”业务已经吸引30多位学生参加,为全校学生“跑腿”。

更有意思的是,跑腿的学生们还自己设定了送件规矩和价格,学生客户还可以讨价。包括二环以内收取大件5元,小件3元的起步价“跑腿”费,二环以外,则按照(环数-2)×起步价的方式计费。按照快递社的要求,社员们只能通过自行车来送快件,所以大部分情况下快递社只接距离近的单子,社员们按照派送地与自己家里的距离来接快递,哪个单子离自己家近就接哪个单。30多位社员都配有自己的自行车,派件时间基本在每天下午4点放学后和周末。

10元钱可以让同学跑回自家取练习册

北青报记者发现,学生“客户”的需求各式各样,最热的是学生们的“快递”,一些学生为了省时不费力,愿意找人代劳跑个腿、偷个懒。除了送快递,跑腿服务还经营着其他各式代劳业务,如有一项业务为代购外卖,“周一至周六(节假日除外)下午办理麦当劳代买业务,请先付款,除食品本费外加5元大件运输费。其他食品说明地址也可”。业务的牵头学生介绍:“麦当劳的外卖费为8元,快递社把这一费用降到5元。而且直接点麦当劳外卖的话是没法送超值套餐的,但我们就可以做到。”

孙辰曾经接到这样一个服务单子,有位同学把练习册落在了家里,于是找到他们,花10元钱在放学和晚自习之间,让他跑腿去家里取练习册。据孙辰介绍,诸如这样的“懒人”求代“跑腿”的学生并不少见,有学生想购进性价比高的台灯,拜托快递社前往天逸市场“跑腿”;还有学生经营的咖啡屋,负责人也曾向快递社“下单”,要求购进某指定地的实惠牛奶。另外,诸如代养植物、七夕节帮订花、活动帮寻舞伴……不一而足。

5个月收到六七十个懒学生订单赚几百元

5个多月里,“代跑腿”的业务收到同学们六七十个订单,最便宜的一单快递费3元,最贵的30元。收取30元快递费的派件任务是,将一位同学两大箱约50斤左右的书送往门头沟,“当时学校里男生宿舍拆了一个楼,住宿的人要么选择走读,要么先暂时在女生宿舍楼上挤着住,所以很多东西放不下,就有同学想把不用的书先放到门头沟家里去。就在一个周五晚上,为了送这两箱书,我放了学就骑车载书出发了,还有一位社员给我做后台指挥,但中间路线我很是陌生,一路绕来绕去,最后送到了晚上9点我才回到家。所以这一单收了同学30块钱快递费。”

孙辰表示,“代跑腿”的业务已有几百块的收入,社长根据每位社员的送件业务量发放“工资”。对于“跑腿”费,跑腿的学生并不是笔笔都满意,“有的社团同学比较抠门,让我给10个学校送邀请函,就给10块钱快递费。”一位跑腿的同学不满地说。


专家观点

“代跑腿”挑战同窗伦理

对于学生成立“代跑腿”快递社,教育专家们并不认同。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青年所副所长邓希泉认为,学生根本不应该成立这样的社团,即使社团可以给学生带来一些锻炼和实践的意义,但并不能忽略它的本质是未成年人的一种市场行为,“未成年人不应该有这样的市场行为,本身中学生就没有自主的大额消费能力,何况自发组织这种市场行为。而且代跑腿对于学生的安全威胁性也大,未成年人自我保护能力相对比较差,所以安全方面极需考虑。”除此之外,邓希泉还认为,这样的学生社团将在无形中形成学生间的雇佣关系,也可能带来一些负面影响,“学生收费代跑腿,无形中在学生中间产生一种雇佣关系,这对于学生之间的同窗情谊,是一种伦理挑战。另外,万一在送快递时发生什么意外事故,学生‘雇主’也是有责任和麻烦的,那就很难处理了。”

学生说法

给跑腿费对我不是负担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让学生代跑腿的学生“客户”各有动机。一般而言,代跑腿的学生们或者是由于家庭经济条件一般,或者是父母管得严不给零花钱,而雇跑腿的“客户”则或者家庭经济条件优越,或者至少零花钱充裕。北青报记者采访了一些购买“跑腿”服务的学生,有些学生表示纯粹是出于好玩想尝试一次让同学服务,也有学生出于“义气相挺”下单,为支持兄弟业务,但最多的学生是因为自己有点“懒”,愿意花点小钱,省得自己奔波。代跑腿的学生对“客户”的主观判断是:“找我们的人能不懒吗?”一名学生对北青报记者说,找同学帮忙跑腿,比起校外的快递公司,又便宜又方便,既然有同学愿意干,花点小钱何乐而不为。一名女生曾经找同学代送过三次生日礼物,她表示:“和初中许多好朋友分开了,高中不在一个学校,到生日的时候想送个礼物表示一下。我自己又很忙,就让同学代跑腿,‘小费’也很便宜,没多少钱。对大家来说,这点费用根本不是负担。”

这种用“小费”的方式让同学帮自己跑腿,无形中形成了学生间的一种雇佣关系。对于这种同学关系是否有些“尴尬”,多数学生表示并没有想这么多,“就是让同学帮个忙,然后挺辛苦的,给点小费意思一下。”

学校看法

怕学生耽误学业不支持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虽然代跑腿业务在中学生中越来越普遍,但学校对此并不认同。在孙辰的学校,代跑腿的快递社也被列为“黑社”,即未通过学校审批的“地下”学生社团,不为学校和老师承认。学校的老师也多次表示,出于学生安全性、怕耽误学业等各方面的考虑,学校一直不允许这个快递社成立。很多家长也不支持这样的社团,但由于代跑腿的学生大多成绩比较优异,加之行动比较隐蔽,所以才不被限制。(本版文/本报记者 林艳 学通社记者 王玉涵 摄影/本报记者 郝羿)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 【免责声明】 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京晨晚报网:www.huaxiacaixun.com 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邮箱:247834384@qq.com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