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企业 > 企业动态

圆明园——有关记忆责任

2018-10-10 18:09:14 来源:  作者:
摘要: 记忆,是对历史的负责,因为选择不遗忘,我们才能以着求真求善的历史书写态度记下圆明园的繁华与苦难以及有关她的点点滴滴。记忆,是对当下的负责,因为铭记,我们才能以着珍惜的心情

 记忆,是对历史的负责,因为选择不遗忘,我们才能以着求真求善的历史书写态度记下圆明园的繁华与苦难以及有关她的点点滴滴。

记忆,是对当下的负责,因为铭记,我们才能以着珍惜的心情守护先辈为我们留下的宝贵财富和创造的美好生活。

记忆,是对未来的负责,因为鉴往知来,我们才能以着更加抖擞的精神为国家的富强和民族的复兴而奋进。


记忆,是一种责任

当看到圆明园遗址公园的断壁残垣如人死后身首异处的悲壮镜像时,这句话在我心中响彻震荡。

圆明园,集雄伟与悲壮于一身,她凝聚着太多人的记忆,责任显得更加沉重。所以,若是要在海淀区挑选一处文物单位作为代表介绍,我愿选择圆明园。

旅游业日兴,圆明园人气旺盛,人来潮涌,今日的她好像不寂寞,可我又有些担心,人去潮退,她又是怎样的心情?昔日的繁华热闹与烧杀劫掠纠缠一体,园林如人,亦有自己的身体与灵魂,她如何度过这由泰入否的巨变以达内心的平静祥和,我愿倾听与分享,也期冀着更多的人停下脚步驻足倾听历史的回响与未来的召唤。


从康熙说起

要谈圆明园,离不开康熙。作为一名历史专业人员,尽管不曾专门研究过康熙,但毕竟有着《康熙实录》三百卷的阅读经验,他的智慧胆略、勤政节俭,对读书的敬重等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某种程度可称得上是我的男神。

有时他有地域偏见,“山东人性多偏执”“秦人强悍,好互相杀害”。但他又认为“贤才不择地而生”,康熙三十年、三十三年曾有人上奏称“江浙人尽奸诈”“南方之人皆轻浮不可用”,康熙义正言辞以“朱子徽州人也,绍洙泗道统之传,江浙中岂无贤者”“至于南方之人岂尽皆轻浮不可用者”斥责谬言陈奏之人,有时会揣测是否因为江南巡幸所遇见的青山秀水俘获了康熙的心,让他觉着地杰必人灵,因而在历史记载中他恰好维护了一次次。

圆明园——有关记忆责任

晚年康熙朝服像,一副瘦削精明的样子,我喜欢

康熙二十三年(1684),他首次巡游江南,江南的山水印在他的心怀,回到北京,他开始建造第一座大型皇家园林——畅春园,将秀水青山、亭台楼阁搬到自己身旁。这种喜爱与践行力也成为血液继续流淌在后世清朝帝王中。如果康熙一生都没有巡幸江南或者晚于历史上的时间点,是否还会有圆明园?是否还会有她的辉煌?是否还会有她的苦难?但历史没有如果,就在无数的偶然与必然间,圆明园必将存在,伴随着她的坎坷命运。


造园与治国

雍正即位至今依然是个谜,但这并不妨碍我们以常情去看待康熙雍正两人的父子之情。大约康熙四十六年(1707),父亲康熙赐给时为皇子的胤禛一块建园基地,雍正耗时两年设计建造,康熙四十八年(1709)基本完工,并由康熙御题“圆明园”匾额,由赐园到题名,父亲对儿子是带着喜爱的。

圆明,“圆而入神,君子之时中也,明而普照,达人之睿智也”,这是父亲的期望,也是雍正的自我严格要求,以君子之圆神修省自我,以达人之睿智兼济天下。雍正上承康熙,下启乾隆,共造赫赫有名的康乾盛世。历史再次显示出它的奇妙性,天下王朝于康雍乾的手中仿佛就如这皇家园林一样,造园林成为治国平天下的一个隐喻。

雍正即位后对圆明园进行扩建修整,雍正三年(1725)形成初具规模的“二十八景”。乾隆为皇子时,雍正赐允其在圆明园长春仙馆居住,园林情生根发芽,即位后,乾隆先后四次扩建,新建“十二景”,加之雍正“二十八景”成为著名的“御制四十景”。乾隆成为圆明园修建工程上耗费最多心力和财力的一位,圆明园的建造在此达到一个顶峰,与之相呼应,清王朝迎来国运的鼎盛时期。此后,嘉庆、道光两代皇帝经营守护着圆明园,犹如守护着父祖辈打下的广阔江山与昌隆国运。

圆明园——有关记忆责任

御制四十景之“正大光明”


中西相融抑或中西相战

乾隆十二年(1747)的一天,法国路易十四赠送的一本绘有水法(喷泉)的法国建筑景观图册吸引了乾隆的眼球,他询问、了解水法的运作原理并派宫廷画家郎世宁寻找水法制作人才。当皇帝的一个特征就在于许多事能够随心所欲,乾隆十二年到二十四年(1747-1759)间,由法国传教士王志诚、蒋友仁和宫廷画师意大利人郎世宁设计建造的西洋楼陆续完成。圆明园将欧洲建筑风格和中国情趣有机相融,成为中西文化结合的园林典范。

但谁曾料到,这样中西兼容的园林却在一百年后被它的西方元素洗劫烧毁。1860年英法联军打开北京的大门,法国最先占领圆明园,成群结伙的劫掠,英军的放火令……他们是否知道这园林也凝聚着欧洲同胞的智慧与心血。王志诚当年激动地向国人传回眼见壮美圆明园的心情,称之为“万园之园”,然而倏忽之间,崩塌燃尽。

往昔在这个园林的人慌乱离去,匆匆的、胆怯的。紧接着,又一群群乱而有力的脚步踏入,毫无顾忌的、暴动的。


记忆责任

圆明园就在那儿,她的伤痕不可能视而不见。历史的客观性其中一个表现就在于任何人都无法更改发生的事实,在古与今的对话中,自会有公道。

1861年,法国雨果的一封书信——《致巴雷特大尉》,揭露了事件的本质,“两个强盗闯入了夏宫。一个动手抢劫,一个把它付之一炬。原来胜利就是进行一场掠夺。”

2000年,法国历史学家伯纳·布立赛被圆明园的废墟与衰颓之象震动,引发《1860:圆明园大劫难》的撰写与发表,揭开被西方主流社会刻意掩盖一百多年的历史真相。

2010年,圆明园劫难150周年,由中西书局、布立赛先生、圆明园历史研究专家王道成、圆明园管理处陈名杰等人从150多种英法两国战争亲历者的回忆录中精挑15种亲历记录,最终出版《圆明园劫难记忆译丛》。

苦难不是用来叹息,不是用来求得悲悯,它是一种责任与担当。正面历史,勇闯今朝,不畏将来!记住圆明园的今与昔,是一个民族的集体责任。

圆明园——有关记忆责任

《圆明园劫难记忆译丛》书影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 【免责声明】 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京晨晚报网:www.huaxiacaixun.com 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邮箱:247834384@qq.com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