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企业 > 企业动态

武当山八百里官山之谜(下)

2018-09-13 15:08:34 来源:  作者:
摘要: 武当仙山 | 图片来源百度七、 清朝维持武当 山 “八百里" 道教山场清朝, 虽不把武当山作为国家道教中心, 但仍维持明代 “八百里" 的原状, 并且承前制豁免武当山香

 

武当仙山 | 图片来源百度

七、 清朝维持武当 山 “八百里" 道教山场

清朝, 虽不把武当山作为国家道教中心, 但仍维持明代 “八百里" 的原状, 并且承前制豁免武当山香税。 据武当山太和宫内现存一通高大石碑碑文为 《豁免香税》 : 乾隆元年(1736年) 四月十三日 “所有太和山香税, 着照泰安之例永行豁免, 该督抚即饬令地方官实力奉行, 毋使奸胥士棍巧取滋弊。钦此。(详见《武当山金石录》)。"虽然如此, “八百里"的官山地位己远不如明代了。

八、中华民国“八百里"官山名存实亡

据《武当山志·文献选录》记:民国期间,武当山名胜古迹周围八百里 , 宫观庵岩林立 。 民国二十二年(1933年) , 国民政府51师师长 , 同郧阳专员来武当山以破除迷信、 铲除偶像为由 , 决定将庙产充公办学 , 旋驻兵周府庵、 紫霄宫 , 设立武当山财产保管处, 百般拷掠, 逼索金钱 , 抽收香客捐税, 将庙产充公, 神像毁坏, 后, 蒋介石虽密令禁止, 但武当山八百里官山己遭严重破坏。 如抗战期间, 国民党第五战区炮16团将山下各宫观铜像运走四十余马车到陕西汉中城固兵工厂, 折铜几十万斤。 此后大批的庙宇变成学校 , 或公用场所, 从此 , 武当山玄武神道场八百里官山名存实亡。

“大船烂了还有三百钉", 这民谚也是武当山的写照。在武当山广大的民众和道士及有识官绅的努力下,武当山仍保存了一大批宫观庙宇,这就是我们今天能看到的原物,仍宏丽甲天下。

九、后记

神奇又神秘的武当山玄武神八百里官山, 前文据史书记载已得梗概 , 实际情况又如何呢?笔者作了数年的实地考察 , 加上六十余年的亲历 , 总算有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

武当仙山 | 刘国胜摄

“周回八百里” , 是以武当山天柱峰为中心的。 “鸦鹕寨 " 即今天的十堰市白浪的柯家垭山垭 , 与茅箭交界处立有六尺高的 “ 敕谕" 界碑 , 1929年修筑老 ( 老河口) 白(白河县)公路扩宽古官道时毁,史志称此曰“鸦鹕寨",古为荆州、益州的分界处,也是均州、郧县的分界处,至今界内外的生活习俗都有不同,例如做黄酒,界碑内均州用糯米蒸熟后拌小曲来洑汁后,再将炒熟的大曲泡适量水后混入来洑的甜酒中,叫“投酒",再去其渣,叫黄酒,不去渣的米酒叫干渣。界碑外的郧县做米酒就大不相同,糯米蒸熟后,小曲和大曲一次拌和装入缸内,叫闷缸酒。

“麦凹 " , 即今天均 ( 丹江口市 ) 房 ( 房县) 交界的马嘶山处 , 有山垭叫麦凹 , 立有明嘉靖二十六年青石界碑 , 故俗称 “界碑 ( 牌 ) 垭" 。 古为均房朝山神道 , 也是荆襄到郧阳的商道 , 顺官山河达六里坪 , 故 《武当福地总真集》 记 : “夏秋水泛澎湃湍急 , 怀山襄陵 , 商旅经月不可渡 , 谚曰 : 上得马嘶山 , 四十九渡不曾干。 " 今有六里坪通到房县的国道经此。 界碑内属官山 , 外侧属房县辖,这儿除风俗有差异外 , 农作物也有区别 , 山民告诉我一件有趣的诉讼案 , 古时官山外有个山民偷了界碑内的苞谷( 玉米 ) 穗 , 将之告到官府 , 因想到苞谷穗是一样的,官府无法判决。官山山民说: “ 官山内的苞谷穗上的棵粒排行是单数 , 房县的是双数。 " 官府到实地查验 , 果如其 ,断案了然。

“ 白庙儿 " , 即今丹江口市六里坪镇的白庙村 , 村北的石碑垭处仍屹立一通高大青石碑 , 通高1.92米 , 宽0.80米 , 厚为0.115米 , 碑文楷书17行 , 满行32字 , 计 302个字 , 少量风化。 额楷书 “ 敕谕 " 二个大字 , 纪年 为:“嘉靖二十六年(1547年)十一月初十日"(详见《武当山金石录》)。这儿海拔165米,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提高丹江口水库正常水位到海拔170米后,这个圣谕界碑将被淹没。这儿有个土著老人叫王甲地,出生于清末,老人说:“古时,这儿是武当山北方神道,界碑处原有条傍山街,大多为饭铺,生意兴隆。我们界碑内属官山,不纳粮,不交税,不出差役,只给武当山宫观交租课就行了。 界碑外属均州管,什么都要。”

“冠子山 " , 待考。

天柱峰东北方的草店街中部张爷庙山脚下 , 神道边靠山脚道旁也有一通汉白玉界碑 ,高六尺,型制内容同北方石碑垭界碑。1976年冬,因丹江口水库搬迁把此碑连同草店街的石条全部搬到玄岳门内修汉十公路修筑函洞用了。这通界碑是均州与武当山的管理权分界处,也证明明景泰初年均州州判张聪争辖武当山管理权是真的。

从上述可知:武当山玄武神道场“ 周回八百里” 已为史志和实地考察证实,其不为谬,且历史悠久 。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 【免责声明】 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京晨晚报网:www.huaxiacaixun.com 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邮箱:247834384@qq.com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