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企业 > 企业动态

永年广府古城:邯郸人的后花园

2018-08-30 22:53:24 来源:  作者:
摘要: 18世纪中期,又有一位官员来到广平府的城下。他不是来上任的,而是作为直隶总督来视察的,他叫方观承。在他面前的古城已经不再是二百年前的穷破样子,经过陈俎的肇端,雄峻的城墙给

 

18世纪中期,又有一位官员来到广平府的城下。他不是来上任的,而是作为直隶总督来视察的,他叫方观承。在他面前的古城已经不再是二百年前的穷破样子,经过陈俎的肇端,雄峻的城墙给了继任者思考如何规划城内外建设的时间。

广平府作为冀南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来自各方的商旅、游客、行人,用骑的、推的、走的等不同方式从四座城门进进出出,络绎不绝,然后穿行于四通八达的街衢之中。城内各种颜色的彩旗幌子交相辉映、随风舞动,叫卖吆喝之声不绝于耳,回响其间,宛转悠扬,仿佛从城北就能听到城南正在热卖什么好物什。我站在一条街的十字路口,城墙高大的身影,像卫士一样跟着我,帮助我远离了河水泛滥,远离了贼寇荒蛮,让我明白城内是文明的地界。我暗自感慨,这一派生机盎然都是拜城墙所赐啊!但跟着方观承在古城转了一圈后,我发现,我的观点太狭隘了,这么一座要永远与河、湖打交道的称之为水城也无不为过的古城能屹立于今恐怕还有她更多的过人之处吧。

说起城内的建设,古来官员们除了修缮城墙外,少不了还要修缮县衙府衙,还有县级与府级的城隍庙和文庙。特别是文庙,作为学校和祭祀场所,它被人们重视的程度超过了其他建筑,不过现在文庙已经毁掉了,但从照片上看,那里殿宇魏巍,檐牙高啄,规制宏阔,庄严肃穆,然后再结合地方志中有关在文庙中祭祀的文字记载,眼前早已有了侑舞的场面;耳边也响起了主祭人高声朗读祭文的声音。除了着力文化方面的建设外,这些兼有设计家才能的主政者们为了防范暴雨后城内雨水淤积,还巧妙的在古城的四个角分别开凿一个大的蓄水池,用来收集城内的积水,待雨后再排出城外,除解决了因雨致涝的问题外,还为城内攒到了好多的水气,水气即财气。不过仅就建筑来说,古代中国的所有城池都有标准格式,风格基本一样,无非衙、仓、院、庙、寺、居等等。因此方观承在城里转了一圈,并没有留恋住下,反而夜宿于城外东北角的莲亭书院。

这座书院临护城河而建,在壕沟与护城堤之间。从外边看,这是一座极大地院落,房屋布局得当,错落有致;从护城河引来的一条水渠绕着院子一圈,呈回字形,书院的管理者随意地在渠内种上莲花,没想到等它发芽长出来的时候,却与院里的依依杨柳,一起成为书院格外引人的装饰物。

如果说中国的每一座城池除了标准建筑外都另有特色的话,那这莲亭书院就是古城相对于中国二千多个县城中独一无二的特色了。我相信这位视察的总督也感觉到了这一点,他在满天繁星之下,坐卧于凉席之上,品着杯茗,以特别放松惬意的眼光环顾这书院,彼时正当夏季,荷叶圆圆,莲花白白,清风徐来,香气沁人,加上院中的杨柳十分配合的舞动身姿,一下子让书院整体上升了档次,在方观承眼里,楼亭台阁虽然名字一样,却处处彰显了与别处的不同,美好的景致让他爱的不行,大概是中国文人触景生情的习惯使然,总之他要动笔写一写自己的感受了。我能想象到方观承放下杯子,站起身子,从懒散舒适到必须写一写的那种坚决快意。于是他蘸好了笔,抚平了纸,略一构思,便在几个随侍者的注视下以最饱满的情绪写下一首,也是最能反映古城自然风光的诗:

稻引千畦苇岸通,

行来襟袖满荷风。

曲梁城下香如海,

初日楼边水近东。

拟放扁舟尘影外,

便安一榻露光中。

帷堂患气全消处,

清兴鸥鱼得暂同。

写完后,他又在诗右添了一笔,云:“勘蝗次广郡,宿清晖书院(莲亭书院的别名)荷亭有作,时乾隆壬申六月十日,宜田方观承”。

方观承的这首诗被官员们刻到了碑上,流传到了今天,现存放在城内北街小学院内,已经被水泥嵌于墙体之中了。我来到这块碑前,虽然经过了二百多年的风雨消磨,但我仍然能感受到碑文中蕴涵着的方观承下笔力透纸背、构思饱含深情的对古城景色的强烈赞美。

我之前一直讲古人怎么修城,怎么建设,可是对洪水的怎么治理却没有涉及。正好方观承在任期间也特别重视河北省境内河渠的治理工作,那我就来说一说是什么原因造就了方观承看到的古城的自然风光吧。

古城的南边有滏阳河,从太行山麓流经磁县、邯郸,经永年流入鸡泽县境内;北边有洺河,很早以前它的河道也在城南,改道后从太行山东流经城北入鸡泽县境内。也就是从地势上来说,古城正好处于被两条河夹住的地方,那么自然就要受到两条河的光顾,一丈多高的洪水更是见怪不怪了。不管是在古城任职的官员还是世代居住在此的士绅百姓都明白,除了建设坚固的城墙外,为了抵御洪水,从防到治,也是缺一不可的。

从预防上来讲,城外的护城河原来就是一道壕沟,不深不宽,与洺河和滏阳河都不通水,只是用来泄洪的。后来管理者发现这壕沟中的水除了日子久了会干涸外,还会增加城内外土地的盐碱度,盐碱度增加了不得了,城内水井的水咸了,城外的土地盐碱化也不能耕种,这样的壕沟害处太大了。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明朝成化年间,知府李进以按田赋出人工的方式雇人在壕沟与滏阳河之间挖了一道渠,将护城河的死水变成活水,然后种上芦苇和莲花。这个改变虽然让后人免于吃咸水,土地盐碱无法耕种的苦,可是也留下了一个一直干不完的活。原来芦苇和莲花长得很茂盛,时间一长护城河就淤积起来,继任的知府只好雇人淘浚,结果越淘沟越深,越淘河越宽,直至淘成了人们现在看到的样子。

护城河宽了,总体上增加了古城防范洪水的能力,但却不能减少洪水的量,于是管理者又从治水的角度入手,在城的四周建起了护城堤。不过堤现在已经模糊的看不到了,只好从“夏堤”、“西大堤”、“北堤口”、“史堤”、“吕堤”、“宋堤”这些地名上来想象护城堤的范围。长堤建起来以后,以前洪水迅猛而来的势头现在小了,但也阻隔了当地百姓的生产。那个时候,古城外的土地上种有麦子和水稻,尤其是每一年到来的洪水总把富有营养的泥沙留下来,让周边土地变得非常肥沃,更兼洪水泛滥的地方还会免去秋季的田租。在官员们看来,洪水到来淹没农田,漂没民居,淹死人民,对他政绩的没有一点好处,可对百姓来讲,他们把洪水带来的伤痛忘得很快,想得是洪水让他们免除该交的租子,第二年收成还很好的欢喜景象。于是有趣的场面出现了,官方为了挡住泛滥的洪水,想方设法的调动人力物力财力去建堤坝,而老百姓却偷偷的将堤坝扒开口子,引水浇灌自己的田地,扒的多了,堤坝就会溃决,洪水又争抢着进来了。

扒堤的行为虽遭到官方厉行禁止,但总也禁止不了,因为农业生产需要水的浇灌,同时作为一座处于水上的古城,缺了活水的滋养,她所在的土地就都会变得盐碱化而无法耕种。挡洪水与发展农业之间的冲突摆在了古城官员的面前,我相信那时官员们正为此头痛不堪,不建大堤,洪水滔天,人财两空;不发展农业,遇到了旱季,饥荒就会出现,特别是滏阳河和洺河所能灌溉的面积高达数千公顷,人们都将洺河和滏阳河称为永年的福合。福河送福而来,我们却拒不接受,堵于门外,这既与治水宜疏不宜堵的古法不和,也与官员们劝课农桑的职责相悖。为了化解这两个建设之间的冲突,管理者只好绕着大堤去实地调查。

堤外的水草郁郁菁菁漫无边际,堤内则是因盐碱化而无法耕种的不毛之地,老百姓围了上来,纷纷陈词请命,土地是他们的命,荒了地就等于害了他们的命,言辞迫切,官员们不能再等了,从明朝万历十五年开始,历任广平知府、永年知县开始在古城西南的贾葛口,开凿水渠从滏阳河引水建闸,然后通过密集的小沟渠去灌溉水闸两岸的土地,闸的名字分别为:广仁、普惠、润民、便民、济民、广济、润民、惠民、阜民九闸,其中有八个是最先建的,用于灌溉农田时间也最久,至今古城西边还有叫西八闸的地方。这些水闸的名字都与人民有关,建设的目的也与人民有关,可想而知在建设之时,当地老百姓是何等的拥护,出力是何等的积极自愿。果然,八个水闸建好以后,附近得到灌溉的土地达到了近二万亩,好多盐碱化的荒地也开垦出来了。老百姓在这里种上了水稻,春夏之际,这条长渠的八个水闸次第开启,像输血的动脉从远方运来了滏阳河水,然后通过如毛细血管一样的小水沟分别注入两边的稻田中,农民们则拿着稻秧高兴的插着。

于是在直隶总督方观承眼前呈现的是这样一幅图画,水闸两旁,河水四注,阡陌纵横,稻花飘香,人们只有在玉器上才能看到的象征丰收的谷纹变成了现实,浓重的稻浪高低起伏,像一张极大的绿色布幔平铺在大地上,展的没有一点褶皱,田蛙也在稻从中欢快的鸣唱着丰收之歌。此时的古城外,河水与地、与人、与城池搭配成了一幅犹如天然生成的和谐景象。这种自然的场面给农民带来满谷满仓的粮食,也给古城带来了无比令人羡慕的独特景致,还给同样是文人并打小经历过苦难的直隶总督方观承带来了心旷神怡之感、消除官场习气之利,难怪他要激动的留下那千古诗句呢。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 【免责声明】 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京晨晚报网:www.huaxiacaixun.com 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邮箱:247834384@qq.com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